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素敵な物語を作ってくださった水城さま、
翻訳許可くださったひとしずくPさま、
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!!

也谢谢梨安子帮忙转繁体!


Synchronicity
~巡る世界のレクイエム~

原案小說
作者:くまがい(水城)
翻譯:歌境


官方站:http://synchro.ninja-web.net/


你的缺失,對我而言是難以忍受的苦痛




為什麼會有虛無感。
為什麼會有喪失感。
為什麼,為了一個從未謀面的人找遍世界,無法找到時會感到如此的絕望。
為什麼,會發覺自己聽到了本應從未聽過的聲音,喊出了本應不曾知曉的姓名。

你還有個姐姐的,母親有些哀傷地說。
一瞬間,LEN明白了自己從懂事起便已有的那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並非錯覺。
忍不住問。
“她跟我,是雙生子吧?”
父母驚訝得說不出話來。為何分享靈魂的另一半會與自己分開,LEN最終沒能問出口來。
我們的靈魂一直連在一起吧,這種曖昧的感覺如果說出來,父母一定會認為自己瘋了。
LEN在小鎮中也是數一數二的聰慧,從此再也沒有問起過自己的另一半。
痛苦悲傷的不僅僅是自己,再問下去母親一定會哭起來,只能就此打住。
但是,她的聲音、她的身影、她的容顏,都縈繞在腦中。
既然是雙生子,應該跟自己很像吧。
會有通透的金髮和如南國碧海一般的雙眸。不過她是女孩子,一定非常可愛吧。
將整齊紮起的頭髮解開放下,LEN笑了。
雖然鏡中映出的是自己,並不是遙遠的另一半。但這讓LEN感到至少能抓到一絲殘像。
(——妳笑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呢)
將手放在鏡上,鏡像也隨之而動。自指間窺視的瞳孔,似乎充滿了某種渴望,甚至讓LEN懷疑那不是自己的。
一定是想去確認,心中所感受到的那個存在。
這心情,LEN早已體會。


***


陰暗潮濕的空間中,水滴落下的輕響將少女驚醒。一縷柔軟的金髮從肩膀滑落。
剛剛似乎是小睡了一下。
少女尚未完全清醒過來,眼神迷蒙環視四周。自高處岩石的縫隙間射入的陽光,照亮了岩石的一角。成了這個空間中唯一溫暖的所在。
“…………”
少女有些膽怯地蹭到那裏,伸出手去觸碰那線溫暖。
少見陽光的少女肌膚蒼白。蜜色的髮溶化在陽光中,變得分外豔麗。仿佛在窺視般小心翼翼的眼眸與柔和的色十分相稱。
少女的目光,落在了混入岩石但並非岩石的某物之上。
如岩石般堅固的肉體,現在正沉睡著。在祂緊閉的眼簾之後,是在暗中依然閃亮的金色瞳孔。
處於此地,支持此地,時而驅除災難,即是守護神又是破壞神。
不,祂畢竟是自神世倖存至今的龍。一旦失控暴走,周圍的城鎮都會陷入火海。
對於龍來說人類只是脆弱的存在。微不足道。
龍輕易便將其辛苦經營的一切化為灰燼。
但人類掌握著唯一能夠與龍對抗的法術,那就是歌聲。
編織音符,而成就的歌聲。
擁有能夠讓龍平靜下來的歌聲的人,便在完全無法住人的怪石堆中,僅僅稍有模樣的祭祠中住下,每日往來與龍居住的地下洞穴和祭祠之間。
如今少女擔當著這個使命。纖細的髮飾輕搖間發出清幽的聲響。祭祠通向外面的門由內側無法打開,定期會有人送來食物和日用品。
也就是說,她奉獻自己的一生,來保護這片土地。
龍與住民曾經有過約定,會保佑當地的豐饒。
如果考慮到將帶來的危險,這或許應是當然的條件。
少女完全不知道,外面的世界是怎樣的。她舞動著用柔軟的衣料縫製的長裙的裙擺,在微弱的一線陽光下輕聲笑了起來。
這時那塊巨大的岩石動了,龍醒來了。
祂凝視著少女,好像在問,你在高興什麼。仿佛一瞬間就會將少女纖細的身體撕裂。
可少女卻毫無恐懼。
“今天是晴天呢。我給你唱首晴天的歌吧!”
這些歌都是在不知不覺間學會的。有些好像是從各處聽來,也有的是在夢中學到。
此刻自少女柔嫩的唇瓣流出的歌聲,便是之一。
夢中的少女,變成了少年。很多人叫他的名字,叫他LEN。
與自己十分相似的少年總是笑著回應,精神滿滿地奔向陽光照耀的所在。
說起來在自己來到這裡之前,是誰在為龍唱歌呢。
因為有新的能夠唱出鎮魂歌的人誕生而退休,還是觸怒了龍而被殺掉了呢。
出生後不久便被送入祭祠的少女,猛然想起自己連成長的時間都未被給予。
那個人一定是死了。觸怒了龍,或是龍厭煩了她。
“……嗯,你很喜歡這首歌嘛。”
一曲終了,少女看著重新伏下安靜了的龍,滿足地笑了。
是夢的緣故嗎。對外界一無所知的少女,憑著與誰共用同個靈魂似的感覺,學會了許多歌曲。
雖然處於幽閉狀態,但她毫無閉塞、自由而悠揚的可愛歌聲,很得龍的喜愛。
少女輕撫自幼年起便生活在一起,此時再次陷入夢鄉的龍,輕輕走上通往祭祠的臺階。
今天的她心情很好。
之前淺眠的夢境中,透過鏡子看到了那個與自己相似的面容。
“LEN。”
少女學著夢中其他人的叫法,叫了他的名字。自幼年起就與世隔絕的少女卻知悉很多詞語,或許就是因為她一直通過夢境與外界聯繫。
“我是……RIN哦。”
少女並不知道夢中人存在於現實中,只是想對在夢中作為少年而存在的自己,講出這個小小的秘密。



***



傍晚的天空,突然鋪滿烏雲。雷雨要來了!有人喊道。友人們都急忙朝自家奔逃,LEN卻突然停住了腳步。他聽到了一個聲音。
“……啊。”
這天空與自己如此相似。都快要落淚了。
很快雨滴開始擊打地面。大家都尖叫著四散而去。有的找到地方避雨,有的躲回家裡。只有LEN仍站在路中央。
雨淋濕了LEN的金髮,淋濕了他的衣服。但此時流淌在他臉上的,並非只有雨水。
“RIN。我是LEN哦。……我在這裡。”
即使遙隔千里,LEN也能感知到兩人靈魂相繫。
也知道自己的另一半在夢中感覺得到自己的存在。
而少女做的關於LEN的夢,嚴格來說是因他們靈魂相繫意識共有而產生的“現實”。
“……我跟你在同一個世界哦。”
將手放在胸口,被雨冷卻的肌膚後傳來心臟的鼓動。
不知如何才能告訴少女,這不是夢而是現實。與冷雨混合在一起滴落的淚,滲入了這片龍神施恩的土地。


- end -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一覧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管理者だけに表示を許可する

 | HOME | 

topRecentsarchivecategorylinkserchother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